当前位置:首页 > 动态

超高度近视伴有双眼超高散光,宜昌小伙通过TICL晶体植入术获清晰视力!

  高度近视伴有双眼超高散光,宜昌小伙通过TICL晶体植入术获清晰视力!暑期的一天,宜昌华厦眼科医院屈光专科来了一对父子俩,他们是来自远安的朱同学和朱爸爸,父子俩衣着朴实,眼里隐约流露着渴求的目光。

  朱同学年仅18岁,先天性近视,6岁便开始佩戴眼镜,漫长的戴镜生涯让他苦不堪言,用朱同学的话来说就是戴不戴眼镜一样都瞎。想要开启无镜的自由生活,这个念头很早之前就已经萌芽了。

  朱同学先是随父在当地医院求医,未果。医生给他推荐了宜昌华厦眼科医院的胡学斌院长,方才辗转而至。

  我也不知道我的眼睛还有没有做好的希望,但是,我就是特别想要做好我的近视眼。因为我一点也不喜欢以前戴眼镜的自己。朱同学在面对胡院长时,略显拘谨的说。

  他觉得这是能让自己脱离苦海唯一可以抓住的一根稻草了。

   了解到ICL不菲的手术价格后,朱爸爸几乎都没有考虑的说,只要能做好儿子的近视眼,多大的经济压力我都可以承受。

   先来说说朱同学的情况:

   ·年龄18岁先天性近视 戴镜历史12年

  ·左眼近视:1600度 散光:525度

        ·右眼近视:1500度 散光:700度

        ·眼睛没有其他特殊疾病史

  ICL可以矫正的范围为:50-1800度近视,600度以下散光。

  双眼度数顶格、双眼超大散光,朱同学的眼部条件,可以说是非常不好,手术难度可想而知。

  面对这样一个特殊的情况,胡院长不似往日一般成竹于胸,他心里也有些没底了。然而父子俩强烈的摘镜需求,那种迫切想要得到清晰视觉的心情,让胡院长深深动容。

  克服一切困难,为患者带来清晰的视觉效果,这是胡院长接触到朱同学后唯一考虑的。

  面对重重阻隔,胡院长凭着多年积累的经验、高超的医疗水平,制定了以下三点全新的设计方案,顺利完成了高难度的手术。

  

 
一、双眼度数顶格,双眼超大散光

  由于ICL度数限制,尽量矫正球镜度数(平常所说的近视度数),少考虑散光,这样视力才能达到一个最佳状态。

  降低散光,三次降低:

  第一次,验光师矫正,为了足矫近视球镜度数,达到他的最好视力,双眼散光分别降到400、300度。

  第二次,在设计手术方案的时候,为了保证球镜度数矫正量足够,再次降低至300、250度。

  第三次,在定制晶体时,因没有适合他的镜片,又一次降低散光至250、200度,三次降低散光将导致预计的术后视力一次比一次差。

  经过如此复杂的散光降低过程,目的就是使近视球镜度数全部矫正,散光以后再说。  

二、双眼对侧切口,补矫残余散光。

  散光之所以一降再降,是因为胡院长有自己的盘算,他是想利用合理的角膜双切口,来矫正大部分残余散光。而能不能全部矫正,胡院长心里也有些没底,但是办法依然还是有的,比如进一步激光治疗散光。  

 
三、双旋转设计,双眼旋转订制晶体

  

  1、大旋转。因为患者眼睛里空间不够大,晶体的尺寸就显得尴尬起来,大一号太大,小一号太小,常规散光晶体放置在水平位,而胡院长采取了特殊设计,利用眼球结构的特殊性,将晶体放在垂直位,这样既能保证合理的拱高,又能保证晶体位置的稳定性。

  2、小旋转。在具体定制过程中,右眼有13度逆时针旋转,左眼12度逆时针旋转。

  

  这样就涉及到手术中晶体大角度旋转,决不能出现计算数据错误或旋转方向偏差。话说回来,胡院长也没有一味标新立异,左眼还是定制了常规水平位备用晶体,以防万一。

  8月2号手术,第二天复查便达到右眼0.6、左眼0.5(手术前预计术后双眼视力均在0.2--0.3左右),手术后10天,朱同学视力达到0.8,0.6。至截稿时视力始终稳定在0.8、0.6,且ICL手术关键指标均正常。

  

  

  

  这个术后效果大大超过了胡院长和父子俩的预期,朱爸爸和朱同学那叫一个激动,朱爸爸表达的很直接,朴实的他也不说什么,抓住胡院长的手,就是不松开…

  朱同学则略显腼腆的说,“感觉就像一场梦,手术后揭开纱布的那—刻,世界豁然点亮了,那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,它让我感觉我的人生从此彻底改变了。

  私下有听医护人员讲过,因为我个人眼部条件很特殊,为了设计一个理想的手术方案,胡院长绞尽脑汁,投入了很多的心力。我真的很幸运,能遇见胡院长这么好的专家,他让我感受到了科学的力量与美丽;让我能够得偿所愿,在进入大学生活以前,拥有一个良好的开端、一个阳光的形象。我会珍惜生活给予我的小确幸,努力学习,将来也能用自己的一技之长,去回馈社会,奉献社会。”

  宜昌华厦眼科屈光专科,近视手术方案多种多样,我们会根据患者不同的眼部问题,精细设计,制定适合的手术方式,达到满意的术后效果。

  我们做过的成功案例,更是举不胜举:眼球震颤的李女士;38岁的李先生,双眼1800多度;超高度近视、天生小瞳孔的梁先生;身患特殊疾病的人群,其中一个的双眼已经达到了ICL手术的极限。手术都非常理想。

  胡院长说,每一位前来就诊的患者,是主动把他们的健康甚至生命托付给了我们,我们一定要对的起这份信任,认真对待每一个人、每一只眼。让他们伴着痛苦而来,带着微笑而归。(通讯员王玉荣)

博评网